赤峰之窗 - 赤峰本地最权威的赤峰门户网

热门关键词:  as  找工作  xxx  赤峰哪好玩  sa

咣当咣当,我想她!

来源: 作者:北方新报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06-02
摘要:儿时的记忆中,每个冬日睡前的摇篮曲,是母亲咣当咣当的织布机声响,每天清晨,也是那咣当咣当的声响把梦摇醒。 晨曦里,母亲端坐在织布机的木凳上,那样年轻,

  儿时的记忆中,每个冬日睡前的摇篮曲,是母亲咣当咣当的织布机声响,每天清晨,也是那咣当咣当的声响把梦摇醒。

  晨曦里,母亲端坐在织布机的木凳上,那样年轻,那样安详,乌黑的秀发随着头的摆动在耳边轻飘,像我的手,赤峰之窗,轻抚母亲的脸颊。母亲左手推开机杼,右手拿着木梭,轻快地沿着机杼内侧向左边抛过来,木梭卡在左手食指和中指间,左手抽出木梭,木梭里的纬线穿过经线,母亲用右手把机杼拉向怀里,“咣当咣当”,机杼有节奏地敲击,同时母亲的左脚踏下去,右脚抬起来,经线交错,手脚不停地忙碌着。隆冬时节,母亲额头冒着细密的汗滴,呼出的气体变成白雾在脸前萦绕,活脱脱一个下凡的织女。她看着木梭在机杼前来回穿梭,面前的粗布卷越来越大,舒心地笑了,那是母亲一个冬季的收获,她用这批布做成全家人的衣服鞋袜,床单被褥,还能换取柴米油盐,和孩子们的书本。

  在生产队时,那个物质严重匮乏的年代,什么东西都要靠双手获取,每个女人都要学会纺线织布,做衣服鞋袜。母亲是个特别勤劳的人,春夏秋三季忙完生产队的活,整个冬天,她就坐在织布机上,编织她的青春,编织她的梦想,编织她对一家老小深深的爱恋。

  母亲家中有两个大木箱子,那是母亲结婚时的陪嫁,母亲用它装满了结余的老粗布,有纯白的,粗条纹的,细条纹的,方格的,琳琅满目,而母亲还在不停地织啊织啊……我曾对母亲说:“将来人们都买衣服穿,谁还用老粗布啊!”母亲则说:“自己织的布瓷实,耐用,不过敏。趁我不眼花,多织些布,给你们做嫁妆,就怕你们将来想用老粗布的时候,我也织不动了。”

  时间就像织布机上日夜奔跑的木梭,一眨眼几十年过去了,母亲也随着织布机的“咣当咣当”声远去。她留给我的老粗布床单被我压在箱底,成了念想,偶尔拿出来晒晒,用手轻轻抚摸,粗粝的,就像摸着母亲的大手;把粗布单铺在床上,脸贴在上面,就是亲着母亲温热的脸颊;深深地躺下去,就像紧紧抱着久别的母亲。

  朦胧中,赤峰,母亲又坐在晨曦里,那熟悉又悦耳的织布声萦绕耳畔,咣当咣当,我想她……(文/张学玉)

责任编辑:北方新报
首页 | 资讯 | 关注 | 休闲 | 旅游 | 生活 | 汽车 | 商业 | 农牧 | 求职招聘

Copyright © 2018 赤峰之窗 版权所有 站长QQ:919105656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5035596号-3  技术支持:赤峰之窗

电脑版 | 移动版